学者分析:台湾政治生态变化新动向

2019年02月13日 10:36:00来源:中国台湾网

  自柯文哲参选并当选台北市长以来,台湾政治生态就开始了新变化,“蓝衰绿兴白起”。国民党发展陷入低谷,民进党实现全面执政,并与无党籍台北市长柯文哲实现了“绿白联盟”。然而,2018年底“九合一”选举结果则是,国民党大胜,民进党大败,柯文哲台北市长选举险胜,台湾政治生态再次发生新变化。同时,受“政党法”等因素影响,台湾政治生态与格局持续新的调整。

  尽管台湾政治生态在不断发生调整与变化,包括“立法院”长期由“蓝大绿小”变为“绿大蓝小”以及地方县市执政由“绿多蓝少”变为“蓝多绿少”,但蓝绿二元政治结构仍是台湾政治生态的基本格局与形态,未有根本性变化,也很难有根本性改变,关键在于对国族认同与两岸关系的立场所决定的。以民进党为代表的绿营,不承认“九二共识”,不认同一个中国,是反对两岸统一的“台独”分裂势力;以国民党为代表的蓝营则是反“台独”、承认“九二共识”、认同或不排斥统一的“反独”或“非独”政治力量。台湾政治民主化以来,台湾政治生态与格局变化,基本上是蓝绿两大政治阵营的较量,是国民两党轮流执政。未来蓝绿之间的兴衰,或国民两党力量对比变化,依然会延续下去。

  台湾政治民主化以来,民主化与本土化交织在一起,并影响到国族或“统独”认同的变化,这一社会政治形势发展变化对标榜为本土政党的民进党非常有利,也是民进党呈现螺旋上升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国民党则因历史原因、政治原罪、旧传统政治文化等因素,被视为非本土政党或“外来政权”,在民主化、本土化浪潮下发展受到很大制约,总体呈现波动式的衰落态势。不过,物及必反。由于民进党“台独”立场以及由此决定的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风险、执政困境、对经济民生发展的制约,岛内民意自2014年“太阳花学运”之后便开始出现“统升独降”的新变化,并已延续五年之多。加上民进党执政的霸道,一党独尊,施政混乱,成效不彰,民生问题凸显,认民众失望,民进党逐渐走下神坛,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中大败,为国民党的再起创造了机会,加上韩国瑜的横空出世,国民党不仅赢得“九合一”选举大胜,而且为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创造了条件。可以预期,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国民党与民进党依旧是台湾政坛两大政党,主导台湾政治发展,小党依然没有太大发展空间,第三或第四大党与国、民两党有很大差距。这是台湾政治生态的基本格局与态势。

  继2018年“九合一”选举改变了蓝绿力量对比与地方政治生态之后,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与“立委”选举,将进一步改变台湾政治权力结构与“立法院”政治生态。在113席“立委”席次中,其他单一政党很难超过10席,甚至难以超过5席,上次时代力量党取得的5席是民进党“礼让”的结果,下届较为困难。即使柯文哲组党,投入“立委”选举,也难取得较佳“立委”选举结果,关键在于他的支持者与民进党、时代力量党、社民党等支持者有高度重叠。

  近年,台湾政治生态发展最特别的是以柯文哲代表的所谓“白色力量”崛起,外界普遍称其为“第三势力”,对岛内政治生态产生一定影响。然而,在台湾“统独”分野与蓝绿政治格局之下,柯文哲代表的既不是“白色力量”,也不是第三势力,笔者称其为“柯文哲势力”,主要是以他独特的个人特性与特定历史条件下成形成的政治势力与影响力。大量资料显示(包括柯自己公开承认),柯文哲的支持群众有50%以上是绿营民众,特别是“新独势力”时代力量党、社民党等是柯的重要支持力量。因此,准确地讲,“柯文哲势力”是“非蓝”势力的一部分,在某种情况下也可归为泛绿阵营的一部分。

  观察台湾政治生态或政治格局,不能以政治人物标榜何种颜色或政党来定位,也不是以政治人物的政治策略来定位,而是以基本的政治立场、国族认同与主体支持群体来定位。柯文哲虽然强调“两岸一家亲”,但主要是“策略运用”,他也公开承认了这一点,并不改变他自称“墨绿”的政治属性。不过,由于他不是民进党党员,在两岸关系发展问题上较为理性与务实,自然是大陆交往的对象。

  不可否认,柯文哲的崛起确实对台湾政治生态带来冲击与影响,但尚未改变台湾蓝绿二元政治的基本格局。受岛内政经环境变化与一年前出台的“政党法”影响,近来岛内政治生态也出现一些新变化。

  一是柯文哲为了争取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正在思考建立政党事宜。不过,笔者对柯组党的发展前景并不看好。能吸引多少有实力的政治人物参加新政党,并投入“立委”选举,并不乐观,反而可能出现对柯不利的反效果,他一再批判的“政党之恶”战略制高点可能破产,也不符合当前出现的所谓“去政党化”民意变化。特别是要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政党,必须在国族认同、两岸关系政治定位与“九二共识”等重大问题上明确立场,不能再模糊处理,否则无法再与大陆进行正式互动,柯可能面临两岸关系立场的必答题。过去台湾政治发展经验一再证明,许多新成立的政党曾企图成为第三势力,最后在两岸立场问题上的立场与表现,不是回归蓝营就是归于绿营,未能成为真正的第三势力。

  二是在“政党法”压力下,一些小型政党如中华生产党、台湾共产党与基侧党等多个小党被迫自动解散或放弃重新登记。特别是曾与宋楚瑜合作参加2012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并在2018年“九合一”县市长选举中争取新竹县长败选的民国党主席徐欣莹,于1月25日宣布民国党合并到妙天法师于2018年10月筹组的“国会政党联盟”。

  三是台湾第三大党时代力量党发展受阻。党内在对待柯文哲“两岸一家亲”表态与坚持“台独”立场上发生矛盾与分歧,出现裂痕。日前党主席黄国昌宣布辞去党主席,依他在党内地位与社会影响力,对时代力量党发展是一大打击。日前时代力量党新一届委员会选举结束,邱显智有望出任新的党主席,但似很难重振特定历史背景下(“太阳花学运”的产物)诞生的时代力量党,未来发展前景不乐观。

  随着2020年台湾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与“立委”选举的逐步展开,台湾政治格局与政治生态将进入一个新的变动时期。(作者:吴明、陈丽丽。陈丽丽系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执行院长、台商研究中心主任、商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张洁]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